媒体解读李克强南海“双轨思路”新思维

媒体解读李克强南海“双轨思路”新思维

  在本年率先举办的10+8会议上,李克强开宗明义谈起了政治保险。并且明白了处置南海问题“双轨思绪”。这是中国领导人初次明白以“双轨思绪”处置南海问题。“双轨思绪”的提出意味着中方处置南海争议的手腕发生了微调,从拒绝通过任何多边渠道解决南海问题,转向承认可以在有限多边场所寻求部分触及
多边好处的问题的解决之道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方清 闵杰 郭金超(发自北京、内比都)

  本文首发刊载于2014年11月20日出售的《中国新闻周刊》总第685期

  11月12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一天里见了两次,但两次会见的地点远隔千里。

  当天下午,李克强在北京群众大会堂会见来华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对中国举办国事拜候的奥巴马;到了早晨,两人又在缅甸首都内比都邑面。在缅甸总统吴登盛佳耦为东亚峰会预会领导人举办的欢送晚宴上,身着缅甸特色服装的李克强和奥巴马在群体合影后边走边谈。

  前有11月11日在北京举办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后有4天后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举办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九次峰会,中间还有缅甸初次作为东道主举办的东亚配合领导人系列会议。这让奥巴马、朴槿惠等不少国家领导人成为“空中飞人”,也使得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举办的东亚配合领导人系列会议的日程相较以往举办了很大调解。

  除时间从惯常的两天紧缩
到一天外,李克强总理所缺席的三场首要会议的次序也举办了调解。中国―东盟领导人(10+1)会议、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10+3)会议原本应当在11月12日举办,但因为APEC会议的后续日程,只能将这两场会议改在13日举办,与东亚峰会(10+8)“套开”。而且,按以往通例,一般是先举办10+1会议和10+3会议,再举办10+8会议,但因为缺席10+8会议的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需要提前返澳准备G20峰会等缘由,10+8会议被提前支配到13日上午第一个召开。

  会议日程的调解,既出于客观缘由,也有政治上的考量。东亚峰会,触及
成员最多,除东盟10国,还有中、美、俄、日等大国。“这个会议第一个开,意味着咱们一上来就要面对关系最复杂的一个平台,但是李克强总理态度很明白,既然南海问题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咱们不消回避,起首就提出来。”随同李克强总理拜候的中国内政部亚洲司副司长响亮在接收《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

  以往10+1会议作为第一场会议时,中方领导人往往先重点谈经贸配合话题,但在本年率先举办的10+8会议上,李克强开宗明义谈起了政治保险。在谈到最受关心的南海问题时,李克强先给预会各方吃了颗“定心丸”,“南海形势总体是稳定的,飞行自由和保险也是有保障的”;随后指出维护南海形势稳定的新途径:“咱们明白了处置南海问题‘双轨思绪’,即有关具体争议由间接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础上,通过谈判商议战争解决,南海战争稳定由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加以维护。”

  “这是中国领导人初次明白以‘双轨思绪’处置南海问题,对南海问题及地区局势的走向意义重大。”中国内政部鸿沟与大陆司司长欧阳玉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而“双轨思绪”也取得了会议首要预会方――东盟10国中除菲律宾和越南以外
的8个国家的支持,成为此次东亚配合领导人系列会议时期的“新强音”。

  既然绕不开,就自动谈南海问题

  在飞往缅甸的专机上,李克强总理说:“南海问题既然绕不开,那咱们要自动讲,中国不挑事儿,坚决维护地区战争和稳定。”对行将到来的会议,就最受关心的中方在南海问题上的说法,李克强总理早早有了明白的态度。

  “客岁总理第一次缺席东盟会议时,就表白了如许的观点。”响亮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

  从中国内政的角度看,这种考虑的背地,是中国所处大环境和自身脚色的变迁。已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国和东盟侧重
谈的是生长问题,以经贸配合为主,而“南海问题放在后头,以为这个问题敏感,要静悄悄地沟通”。但“现在时期变了,在全世界范围内,媒体存眷,公共存眷,躲不了了”。而且,现在中国“块头大了”,中国和东盟之间关系的范围不断地在延伸,政治保险的问题也不容回避。

  “现在外界有一种声音,以为南海问题是中国成为大国的一块试金石。”响亮说。若是这个问题能处置得比较好,那末
中国的战争突起就会愈加顺畅,“咱们的大国内政”也会愈加成熟。

  在每年的东亚配合领导人系列会议前,都邑举办高官会和外长会,为领导人会议做准备。恰是在三个月前同样于内比都举办的东亚配合系列外长会议上,中方初次明白提出处置南海问题的“双轨思绪”。

  “高官会和外长会上,各国间的交锋更间接。”响亮说。会上,美国和菲律宾也提出了各自的“新方案”:美国的“解冻南海行动”中,建议各南海声索国承诺不再夺取岛礁,不改变南海地形地貌,不采用针对他国的单边行动等;而菲律宾则力推“三步走行动计划”,即第一步“解冻”南中国海地区的挑衅性行动
;第二步全面落实2002年的《南海各方行动
宣言》;第三步制定更具约束性的行动
准则。

  在会议时期,中国外长王毅和美国国务卿克里间支配了双边见面,一开始就涌现了一个小插曲,克里早退了半个小时。有外媒报道称,王毅在见到克里时说,“你早退了”,而克里则称“真的十分抱歉”。另有消息称,克里的早退,恰是因为他在会上举办的“游说事情超时了”,他试图说服东盟国家接收美方提出的方案。在与克里见面前,王毅缺席了中国-东盟(10+1)外长会议。在会后举办的记者会上,王毅表示,作为负责任大国,中方愿接续保持克制,但对在理挑衅行动
,中方必将做出清晰、坚定的回应。

  在和克里的见面中,王毅表示,中方欢送美方在亚太事务中发挥建设性作用,也指望美方尊重中国在本地区的正当权柄。针对菲方计划,王毅当场驳斥,若是菲律宾指望推选其“三步走”的计划,那末
该国应当撤回国际仲裁,重回第一步,但现在他们已间接跳到了第三步,不第一步和第二步,其行动
与本国的建议已方枘圆凿了。

  “中国和东盟已找到了南海问题的解决之道。”王毅在记者会上宣布。他指出,中方赞成并倡导解决南海问题的“双轨思绪”,即有关争议由间接当事国通过友好商议谈判寻求战争解决,而南海的战争与稳定则由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维护。

  三个月后,在东亚配合领导人系列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数次进一步明白提出和阐释“双轨思绪”。除“双轨思绪”,李克强总理还在三场会议数次开诚布公地阐述了中方关于南海问题原则立场的另外两层意思:一是中国与东盟国家就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动
宣言》,保障南海飞行自由和保险;二是同意积极开展商量,争取在商议一致的基础上早日达成“南海行动
准则”,努力让南海成为造福地区各国群众的“战争之海”“交情之海”“配合之海”。

  “自动谈南海,不回避矛盾,而是直面现实问题,显示的是中方的自信。同时这也考虑到目前中方的态度是合乎本地区保险好处的。”内政学院副院长江瑞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1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helbyy.com